北京:駐校社工 校園裏的“另類存在”

2020-03-04 00:01:34  阅读 003450 次 评论 0 条

站在台上的陶靜以前從沒想過,說別人的故事,能把自己說哭。

可是那一次,她就真的哭了,為了別人的故事。

那些“別人”不過是一群還未成年的孩子,身上有著各種各樣的問題,打架的、逃學的、抽煙喝酒的……

這就是一群讓老師、讓家長頭疼的“壞孩子”,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被送到一所專門學校:北¶海澱寄讀學校。

陶靜是這所學校的駐校社工。

在2019年北¶超越社工事務所精品案例點評會上,她把那些孩子的故事講給同事、學校老師以及社會專業人士聽。

“看著他們一點一點進步,真的挺感動的。”台上的陶靜,聲音哽咽。

自2014年起,北¶超越社工事務所在海澱寄讀學校設立駐校社工服務站,由專職社工和誌願者一起通過個案輔導和團體輔導的方式,為這裏的孩子們提供服務,解決他們成長當中的煩惱。5年多來,一批又一批的孩子悄悄地改變。據介紹,超越是北¶最早開展駐校社工服務的機構。

在北¶海澱寄讀學校德育副校長姚鵬齡看來,駐校社工的服務是對學校傳統教育方式的一種有益補充,社工們可以更專業地和學生進行有效的溝通,從而發現問題解決問題。而這,也是學校讓社工們進駐的初衷。

他們習慣於屏蔽孩子們的缺點,隻看優點

在這所學校裏,陶靜和她的同事每天都要對那些在別人看來有點特殊的孩子。不過,在陶靜和她的同事們看來,這群孩子並沒有什麼不一樣,隻在某個階段出現了一點靠他們自己不好解決的小問題。

13歲的小飛(化名),在外人看來是個不折不扣的“壞孩子”,打架逃學,混跡於一群問題少年中,ŮŮ會出現在KTV、酒吧等未成年人禁止出入的場所。他說他脾氣很差,一生氣就容易和別人打架,因為“別人招我一次可以忍,再招我我就忍不住了”。因為這些事,他還被原來的學校處分了。

可是在陶靜眼裏,這是一個性Җ朗的男孩,雖然有時候也會犯渾,但是很講義氣。

“會主動跟社工進行溝通,無論談及什麼話題都能很大方地說。”這是小飛留給她的印象。

他為什麼會有那樣的行為?

社工們對他進行了細致的評估。

小飛成長在一個重組家庭,和父親、繼母及同父異母的妹妹生活在一起。在他的成長道路上,父親是一個至關重要的角色。

“別人罵你三次以上你就打他,打壞了老爸負責”。父親的處事方式無形中影響著小飛,在之後的學習生活中,他或多或少地受〙種影響。

但與有的孩子不服管教的情況不同,小飛願意被管。

在發生逃學事䱯之後,原本很少和兒子溝通的父親開始頻繁地跟小飛交流,並對其進行嚴厲的管教。

小飛說他很喜歡這種被管的方式。“我爸特別不容易,我們家要是沒我爸早塌了”。

這讓社工們覺得他真的不是一個“壞孩子”,“他隻渴望愛和關心”。

在學校裏,陶靜和她的同事們很容易就捕捉到了他這樣的心思。

有一次上體育課,小飛的腿抽筋了,同宿舍的孩子主動過來幫他按摩,這讓他非Ů感動。

他有一個稱之為“大姐”的好朋友,他說之所以會選擇跟“大姐”交朋友,是因為“大姐”很照顧他,會給他買飯,還會在他沒錢時給他錢打車。

有的時候,這些孩子還會因為他們已有的問題產生新的問題,甚至因為這些問題而受到傷害。

成長在單親家庭的15歲女孩小白(化名)也是問題重重,與社會上的人交往、夜不歸宿……這些問題直到她轉到海澱寄讀學校以後依然存在,這讓老師們頭疼不已。

2019年的寒假裏,在又一次和社會上的朋友出去玩時,奻؁遇了性怂

“她不聽話,總是出去玩。”陶靜說,家人在心疼她的同時也總忍不住抱怨。

“我不是那樣的女孩兒!”受傷後的小白對家人的不信任,心裏更加悲傷。

在陶靜看來,這同樣是一個因父母長期缺位而產生問題的孩子。在這個家庭裏,爸爸因離婚而消失,媽媽在較遠的地方工作,教養小白的重擔就被推給了年邁的爺爺奶奶,這為她日後種種的不良行為埋下了伏筆。

大多數時候,社工們並不過分關注孩子們到底是因為什麼不良習慣才〲這所學校的,而是更加關注他們當下的表現。

“他們平時的情緒怎麼樣,跟老師同學之間的相處有沒有問題,能不能適應現在的學習生活等,分析他們產生這些問題行為背後的心理問題。”陶靜說。

這個過程更像是在打開心扉,社工們對的就是這樣一群等著打開心扉的孩子。

去年剛轉到海澱寄讀學校的小林(化名)曾經是陶靜重點跟蹤的孩子。

起初,小林很不合群,在課堂上還曾出現與老師起衝突的“危機事䱯”。

在老師們的眼裏,小林是有點封閉的。班裏開展什麼活動他都不參加,總是喜歡一個人躲在角落裏。

“整個身體語言都表現出了對外界的抗拒。他喜歡穿那種帶帽子的衣服,什麼時候看到他把帽子拉下來,整個臉都埋進去,那就是又出現封閉的狀態了。”陶靜說。

不過,在陶靜看來,小林是個單純的孩子,他說自己在外沒有在家的那種安全感,所以就習慣把自己封閉起來。他從小就有過與老師相處不愉快的經曆,到了現在的學校也總是覺得老師不好相處,這種潛意識下的想法成為他和老師之間的屏障。

在海澱寄讀學校,是“好孩子”還是“壞孩子”,並不能簡單地評判。

在任課老師眼裏,15歲的小鐵(化名)是一個優秀的學生,在學習、為人處事斻都表現得很好。

可是,他也有另一——不愛表達,平時多是一副拒絕溝通的樣子,不喜歡和別人交流,在活動中遇到不順利的情況時,很容易表現出沮喪的情緒,以抱怨來應對問題。

小鐵自己也從不認為自己優秀。“我覺得我是一個自私的人”“我覺得我考不上高中”“為什麼別人什҃會,我什҃不會”……對社工,小鐵從來都是在自我貶低,把自己說得一無是處。

這樣的“問題孩子”,陶靜他們遇到的太多——幾乎不和別人說話的小黑、容易發脾氣的小胡、平時總覺得沒有存在感的小西……

他們有哪些“另類手段”

在海澱寄讀學校,駐校社工是學校老師的得力助手。對那些“難搞”的孩子,他們總能想出不一樣的辦法:手工校本課、城市曆奇、舞蹈、交換日記……這是近年來他們創造出來的“新花樣”。

事實上,他們在不斷創新服務方式。

“每個小孩的問題都不一樣,服務的方式也會不同。”駐校社工服務站站長誌嬌說。